980102 -【北縣三峽】熊空越嶺紅河谷 (紅河谷越嶺古道)
景點介紹:
熊空越嶺紅河谷,即為紅河谷越嶺古道,是三峽到烏來境內著名的越嶺路線,沿途景觀足以媲美哈盆古道,多為平緩易行、景色幽美的林道,天然的氣候條件及位於山谷潮濕的地形,除適合蕨類植物的生長,更為台灣低海拔潮濕闊葉森林型態的代表。
熊空越嶺紅河谷,由三峽熊空橋入山,循越嶺古道出烏來紅河谷,全長22公里,路程並不輕鬆,已算是健腳級的行程,此行程沿路會不時渡溪,從三峽端的熊空溪至烏來端的加九寮溪,這兩條溪也是北部初級溯溪的熱門地點,溪水乾淨不在話下,溪水高漲時就得不時重覆脫鞋再穿鞋的動作。
紅河谷越嶺古道位於台北縣,由東向西翻越了北插天山到熊空山之間的稜線,從大漢溪流域翻到新店溪流域。東邊的入口位於烏來鄉忠治村的紅河谷環河二號橋,此處因溫泉及生態旅遊聞名遐邇。西邊的登山口較為偏僻,位於三峽鎮有木里熊空溪,鄰近滿月圓森林遊樂區。兩邊入口均為風景勝地。
紅河谷地區之森林為台灣北部低海拔樟櫧型原始林相,日據時期以來便積極開發此處之森林資源,大規模製樟腦。由於此地盛產樟樹,故於民國13~15年間,將自新店為起點之台車支線延至加九寮,並由三井公司設置樟樹之收集場所於此,而生產樟腦之工作人員大都來自三峽熊空,為工作來往二地,為伐木工人往返的重要路線,政府停止伐木後成為重要之造林道路,因此紅河谷越嶺道成為交通要道。
由於樟樹被伐殆盡,原始樟林多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無經濟價值的次生林相,民國60年代林務局為提高本地區林地價值,施行林相改良政策,將被日本大量砍伐後的雜木林相,改植為柳杉、紅檜、台灣杉等較高經濟價值之森林,現紅河谷地區造林相當成功,柳杉林蒼鬱茂密,風景十分優美。

行程人員:12人
行程記錄:

↑-《08:17》07:20分捷運永寧站集合,直到07:50分才集合完畢,原本要搭乘705、706、275、916號公車至三峽總站,因為要趕08:30的班車至熊空 (趕不上自行解散...),只好包乘小黃至三峽 (每台車資300),抵達台北客運三峽站 (三峽鎮大勇路1~5號),於《08:35》搭乘台北客運至三峽熊空 (刷3次悠遊卡),車程約45分鐘
註:熊空越嶺紅河谷,也就是由三峽越嶺至鳥來,也有山友選擇由紅河谷越嶺至熊空,但因為三峽往熊空的公車班次較少,回程時搭乘較難掌控,也因為由熊空往紅河谷方向走比較省力(下坡路段較長),故建議還是由熊空越嶺紅河谷比較適合。(三峽→熊空,時刻班次請見照片)

↑-《09:26》三峽熊空公車終點站 (北114縣道10.3K),喚起去年5月底逐鹿卡保山的艱辛回憶,車道叉路,左續行北114縣道往熊空橋,右側有兩條車道,往上通往雲森瀑布,往下通往滿月圓,取左
註:「來去三角湧—三峽步道」這本書上寫著,熊空名字由來有二:一個是以前山裡熊很多,但後來熊卻都不見了,所以叫熊空;另一個是熊空的「空」字,發音近似台語的「坑」,也就是說,山裡有很多熊出入的坑洞,所以叫熊坑,後來就改成叫熊空了

↑-《09:37》沿大豹溪右岸柏油路緩上而行,途經「三五露營區」,左下溪旁有許多露營帳,直行往前十餘公尺路旁設有北114縣道11K指示牌,續直行

↑-《09:52》步行約30分鐘的柏油馬路,經過北114縣道12K指示牌,表示離登山口已經不遠

↑-《09:56》步行至北114縣道12.3K,抵達路右之傳統緩上土路登山口 (H280m),不取續直行

↑-《09:58》熊空橋,約北114縣道12.4K,不過橋,由橋頭右側沿溪邊土石產道進入,若過熊空橋循土石產道上行,約20分鐘可到加九嶺山新登山口

↑-《10:00》由熊空橋頭右側沿溪邊土石產道進入,約步行30公尺,抵達熊空越嶺紅河谷登山口

↑-《10:02》路右登山口 (H317m),拉繩攀爬陡上到山腰路,與右方傳統登山口會合,取左續行,事後感覺傳統登山口應該比較好走一些

↑-《10:09》進入越嶺古道,山徑平緩,寬大好走,而且路況極佳,沿途綠意盎然,極佳的森林浴

↑-《10:17》抵達第一個過溪處,開始一連串的渡溪,不到十公尺又出現過溪點,為支流,皆可踏石通過,難度不高

↑-《10:20》越嶺山徑沿著溪流方向迂迴在山腰處,山徑寬約1.2公尺,在楠林濃蔭下緩緩而上,行來十分愜意

↑-《10:29》抵達主流「熊空溪」邊,大岩石眾多,踩踏容易,過溪後續行高繞一小段,再次抵達主流溪邊
註:熊空溪為三峽大豹溪的三大支流之一,另二條為蚋仔溪和中坑溪。蚋仔溪上游的著名景點為滿月圓,中坑溪的著名景點為雲森瀑布。而熊空越嶺即為沿著熊空溪而行,翻越雪山山脈支稜西端加九嶺一帶的稜線,進入新店溪流域,經加九寮溪由紅河谷出烏來。

↑-《10:35》再次抵達主流溪邊,溪水清澈乾淨,清涼無比,沿路會不時渡溪,而熊空溪也是北部初級溯溪的熱門地點

↑-《10:37》水流湍急,大家互助合作,小心踏石過溪,想起自己去年元旦走哈盆越嶺不慎摔到波露溪,今年走熊空越嶺更不想摔到熊空溪

↑-《10:40》續行平緩山徑,走來毫無疲倦之意,而沿途綠意盎然,著實令人心喜

↑-《10:45》再過主溪,為最難過溪的一段,溪水較深,且石頭的距離都有點遠,腳踏點不多,如果下雨天溪水漲高,那就更難過了

↑-《10:51》溪水較深,許多夥伴都脫鞋通過,也有夥伴換穿溯溪鞋過溪,而自己穿了一雙好雨鞋
註:雨鞋的奧妙之處,它可以藏在民居之中,隨手可得,還可以穿著它來登山越嶺過溪,就算沒踏點過溪也濕不了褲,真不愧為七大鞋類之首

↑-《10:57》眼前一大片菇婆竽、冷清草,山徑緩坡而上,走過山澗走左岸

↑-《11:00》山谷潮濕的地形,除適合蕨類植物的生長,更為台灣低海拔潮濕闊葉森林型態的代表

↑-《11:02》林相從繽紛雜林轉為純柳杉林,古道昔時為伐木工人往返的重要路線,政府停止伐木後成為重要之造林道路,迄今路況維持得相當良好

↑-《11:10》再次渡完小溪後,山徑改於溪右岸盤旋,標高已升為550公尺

↑-《11:14》山林步道處處可見山蘇寄生,原始林像不亞於「哈盆古道」景觀

↑-《11:16》再過小溪,此時熊空溪已經分叉,水量越來越小,漸變為涓涓細流

↑-《11:25》再跨過熊空溪支流,眼見山徑猛然陡升,大家先休息片刻,我與may因為要煮東西,先行出發

↑-《11:33》之字坡上行一段後,路旁有一顆?物課No.741基石

↑-《11:51》沿之字形山腰路爬升,這段陡坡是越嶺路考驗體力的精華路段

↑-《11:58》終於抵達「加九嶺鞍部叉路」(H768m),這裡是重要十字叉路,也是越嶺古道的最高點,左往加九嶺山,右往逐鹿山,直行往烏來紅河谷,休息午餐,與登山同伴會合

↑-《12:23》與may爬山總是能享用豐富美味的料理,在冷風呼呼吹的鞍部上享用熱食真是一大享受

↑-《12:42》出發續行,翻越此鞍朝東北下紅河谷。杉林中順著之字坡下行,頗陡,但景致依然秀麗

↑-《13:03》路趨平緩,來到向天湖山叉路 (H618m),左上往向天湖山約180分,直往紅河谷約150分,取直續行

↑-《13:30》深谷、溪澗隨侍在側,景致依然秀麗,沿途需過幾處小支流

↑-《13:40》每棵樹幹上,幾乎都附生鳥巢蕨,林相原始,涼爽而舒服

↑-《01:42》到達一處腹地較大溪邊,中等難度,徒步踏石渡溪,若大雨溪水高漲,不建議強渡

↑-《14:08》路徑平緩下坡,生態群相仍以原始雜林較為豐富,並以森林景觀為主

↑-《14:12》依山傍水的登山路徑,在夏日有避暑的效用,登山隊在夏天幾乎都會將熊空越嶺納入必要的行程,在酷熱的季節裡能臨水而行,心情上立刻感染聞水聲而清涼的意境

↑-《14:15》抵達一主流溪邊,也是最後一個過溪點,中等難度,可小心踏石通過

↑-《14:30》每到溪溝處都有搭設破舊簡易木橋,雖有多處斷裂,但行走還算穩固

↑-《14:38》途經山壁,有搭建簡單的遮雨蓬處,應有信徒將神像安置於山壁,但不見蹤影

↑-《14:40》抵達「拔刀爾山」叉路,右上方有一工寮,四周以彩色帆布包裹,裡面有整排的通鋪,還懸掛了幾件換洗衣服。工寮旁有木造的涼亭可供休憩之用,在此休息
註:這條古道原是林務局修建的林道,所以途中設有工寮(林務局新竹林區烏來工作站加九寮護管所);更早以前,則應是泰雅族人的傳統獵徑或社路。無論是烏來的加九寮,或是三峽的熊空,過去都是屬於傳統泰雅族人的生活領域。

↑-《15:00》下工寮,走過景觀最美的長木橋,木橋附近溪水淙淙,巨石流水,相映成趣

↑-《15:07》下坡過乾溪谷,右邊山側旁架有細繩

↑-《15:12》小溪溪塹,都已架設木橋,並有扶繩,可妥當通過

↑-《15:18》坡度平緩,走來輕鬆,沿途盡是清翠綠意,還好今日螞蝗都在冬眠

↑-《15:34》再通過溪澗,抵達一處較長木板橋

↑-《15:38》高腰山叉路,右上往高腰山,居然無標示,似乎是新的登山口,續直行

↑-《15:40》抵達一處較長木橋,溪流水量甚大

↑-《15:44》抵達山壁神像處,有信徒將幾尊神像安置於山壁,並搭建簡單的遮雨蓬

↑-《15:58》接上枕木碎石階梯步道,坡度變陡,繼續下降

↑-《16:02》接水泥路面 (H151M),左側循水泥路可下紅河谷,待隊員到齊後取右循水泥路出去

↑-《16:03》左側有路下紅河谷壩堤,可接加九寮溪谷,是戲水及溯溪的路線

↑- 今日同行的夥伴大合照

↑-《16:34》步行約20公里,終於出紅河谷越嶺熊空的登山口,接柏油產道,路口為紅河谷小型污水處理廠,待隊員到齊後右轉沿柏油路上行

↑-《16:43》加九寮人行步道樓梯岔路沿紅色欄杆上階梯,左轉穿越一小段民宅約1分鐘,再沿紅色欄杆下階梯抵加九寮吊橋,階梯有綁封鎖繩,但還是前來一探
註:【紅河谷】由來從紅河谷景觀大橋上俯瞰這一片開闊的溪谷,河面寬超過50公尺,溪谷纍纍巨石,奇岩怪狀,彷若被大刀劈裂,斜矗的溪岩,呈紅褐色,或許就是「紅河谷」地名的由來。 註:【加九寮】由來這裡為昔日泰雅族加九寮社的居住地。當時泰雅族人見此地山谷水流急湍,形成漩渦,而稱之為「sokalie」,即「漩渦」之意,漢音譯為「加九寮」。日據時,日人曾於此地設腦寮,台灣光復後,行政區域改稱為「忠治村」。

↑-《16:45》過吊橋途中才知加九寮吊橋因颱風溪水暴漲沖刷,已經損毀嚴重,目前已經封閉中,走的很驚險

↑-《17:01》過吊橋右轉沿柏油路上坡方向續行,抵達台九線路口約11.5K處,左邊是裕有商店、右邊為鄉園餐廳、烏來客運成功站牌在左方約30~40公尺處,由此搭車先至烏來老街吃吃喝喝

↑-《17:40》熱鬧的烏來老街,享用完烤小米麻糬、山豬肉香腸、溫泉玉米、蛋黃半熟的溫泉蛋等美食,再與同行的山友道別,結束一天豐富的山行,搭公車至新店捷運站 (刷悠游卡一次+25元)返家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心絲蟲

usxjtgvevgz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